面对“辱母”美国公民如何“自卫

  被告“是否处在非法侵害的紧迫危险”、“是否为免除侵害必须自卫反击”。这是“是否自卫”的唯一考量,不会考虑其他无关条件。

  2017年2月17日,山东省聊城中级人民法院对“于欢案”作出一审判决,判处于欢无期徒刑。媒体报道之后,引起民众热烈讨论。同时,宣判后,原告、被告皆不服判决,分别上诉。山东省高级法院于2017年3月24日受理此案。

  美国的“自身防卫(self-defence)”到底是什么?这么说吧,一个被告如果被起诉有暴力犯罪,只要和自卫扯得上,美国的联邦和各州法律,都容许被告以“自卫”作为理由、为自己辩护。

  美国的自卫原则很简单:“法律容许遭到非法侵害的本人,采用适度反击行为,以求自身免受伤害,但是自卫需要正当理由:一是被告正处在遭受非法侵害的紧迫危险之中;二是为避免这种侵害而自卫反击是必要的。”

  所以,关键是只考虑这个被告“是否处在非法侵害的紧迫危险”、“是否为免除侵害必须自卫反击”。这是“是否自卫”的唯一考量,不会考虑其他无关条件。例如,不考虑被告是否对侵害者欠债、不考虑被告有没有各种错误、有没有犯罪前科。也就是退一万步说,不管逼债者多有理,你可以用合法方式、包括诉诸法律去解决,如果以人身侵害的非法方式,就可能遭遇对方合法的、可能致命的自卫反击。

  对于欢案,检方和法院都认定有“限制于欢母子人身自由”情节,即非法羁押。非法羁押(false imprisonment),在美国既是刑事罪,也同时是民事罪,即非法剥夺他人的人身自由,具体是:“凡未经依法授权或无法律依据,使用暴力、或以暴力相威胁,强制他人违反自己意愿留在某地或去某处”,不论羁押地点和时间长短,都是非法羁押。至于羁押是否有恶意,也不是裁定罪名的必要条件,就算没有恶意的非法羁押,一样是“非法羁押罪”。

  非法羁押罪的重要,和我曾几次提到美国宪法中的“人身保护令(habeas corpus)”紧密相连,这不仅是西方普通法系之下的悠久传统,更是在他们文化中重视个人生命、人身安全和自由的最基本理念。人身保护令的意义就是,一旦发现非法羁押,不论谁是谁非,总是立即解救再说,这是涉及宪法这样根本的基本常识。所以不会存在警察不管的情况。

  有不少人提到一个美国案子,就是俄克拉何马州一个十八岁独自带孩子的母亲,几年前开枪打死入侵者。这个案例我几年前曾提到过,记得刚刚从俄克拉何马州回来,对那里地广人稀印象深刻,一回来就看到电视里的新闻和相关法律分析。

  夜晚来者不善的是两个男人,她在被砸开门的第一瞬间,开抢打死入侵者。现在有文章把她“保护孩子”和于欢“保护母亲免受辱”作类比。

  有文章提到,上面的俄克拉何马州一案是闯入住宅,只和“城堡主义(Castle Doctrine)”和“不退让法(Stand your ground Law)”有关,和“自卫”无关。

  所谓“城堡主义”,是指“一个人的家就是他的城堡,因此他可以用一切暴力手段、包括致命手段来保卫自己的家及其居住者免受伤害”。但是说打死闯入住宅和自卫无关,是不准确的。其实这还是一个自卫案。

  自卫法由各州立法,略有不同。面对“辱母”美国公民如何“自卫在普通法下,原来有一个“退避原则”,就是一个人在受到攻击时,只要有合理手段能避开极端手段,就不能诉诸极端手段剥夺攻击者的生命。美国至少有三十个州已在自卫法中取消了这一原则,也就是有了“不退让法”。

  说它和“城堡主义”有关,是因为取消“退避原则”的州,大多也只是规定,仅在所谓“有权所在之地”生效:就是在自己家或自己汽车里受到攻击,就无须受“退避原则”约束。所以美国的“家”非常强大,入室偷盗要冒生命危险,不要说公然抄家、强拆民宅了。因“城堡主人”可能依法武力抵抗,格杀勿论。但是,大原则落实到具体,都不那么简单,落实到偷盗抢劫这样的具体案例,当然也有“城堡主人”是否自卫过当问题。

  所以,在具体执行中,哪怕已经取消“退避原则”的州,在家里发生枪击侵入者,还是会很严格具体细究。例如在我居住的州,如果有人冲进你的院子要抢劫,你叫他站住,他不站住,你感受生命受威胁、开抢打死了对方,这种情况如果想脱罪,还是要动用“自卫”来为自己辩护,证明自己当时的确感到生命在“受侵害的紧迫危险中”,仅仅辩称“城堡主义”、说是在自己的“家(property)”,就有权动用致命手段,是远远不够的。

  只有两种情况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