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方正县检察院认为公安机关不立案理由成立

  北京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何江文研究案情后认为,所谓医疗事故,是指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在医疗活动中,违反医疗卫生管理法律行政法规、部门规章和诊疗护理规范、常规,由于过失造成患者人身损害的事故。过失行为之间存在的因果关系,是判定是否属于医疗事故的一个重要方面。据本案方正县医院的陈述及县卫生和计划生育局调查以及鉴定结论,方正县医院在对纪忠鹏医治过程中存在过失,致使患者纪忠鹏死亡,应属于一级医疗事故。

  就本案而言,方正县卫生和计划生育局在该医患纠纷发生后,并未按照医疗事故处理条例规定委托哈尔滨市医学会按规定程序对纪忠鹏死亡及县医院医疗过失程度进行鉴定,而是委托黑龙江省普利斯司法鉴定中心进行鉴定,明显有悖相关规定。虽然实践中委托司法鉴定中心对医疗事故鉴定的情形较多,但不能据此证明本案鉴定程序的正当性。而医疗事故中医疗过失行为责任程度分为完全责任、主要责任、次要责任及轻微责任四种,并无“参与度50%”的责任程度,从侧面反映了方正县卫生局委托鉴定目的及鉴定结论的不明确。

  何江文律师认为,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并非司法鉴定,依据司法鉴定程序通则第2条的规定,“司法鉴定是指在诉讼活动中鉴定人运用科学技术或者专门知识对诉讼涉及的专门性问题进行鉴别和判断并提供鉴定意见的活动”,本案属于行政处理范畴,并非“诉讼活动中”,方正县卫生局混淆了“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与“司法鉴定”,存在程序瑕疵。

  何江文律师还认为,我国刑法第335条规定,“医务人员由于严重不负责任,造成就诊人死亡或者严重损害就诊人身体健康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本罪主观上表现为医务人员对就诊人员的伤亡存在重大过失,而客观方面则表现为医务人员在诊疗、护理工作中有严重不负责任的行为,且医务人员严重不负责任行为与就诊人重伤或死亡必须存在刑法上的因果关系。医疗事故中常见的情况有,医务人员错用药物、错治病人、错报输血、错报病情、擅离职守、当班失职以及违反诊疗操作规程等行为。《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一)》第56条也规定了七种应当追诉的情形。

  就本案而言,因为方正县卫生局并未委托哈尔滨市医学会对纪忠鹏死亡原因及县医院医疗过失行为进行技术鉴定,普利斯司法鉴定中心作出的“县医院参与度50%”的结论亦不明确,现有材料也未载明县医院有“严重不负责任”的医疗行为且该行为与纪忠鹏死亡之间存在刑法上的因果关系,故方正县医院及相关医生是否符合医疗事故罪构成要件暂不发表意见。但要说明的一点是,医疗事故罪属于公安机关立案范围,纪父在收到方正县公安局不予立案通知书后,有权向上一级公安机关提出复议,同时有权向方正县检察院侦查监督部门提起申诉。

  刑事诉讼法第111条规定,“人民检察院认为公安机关对应当立案侦查的案件而不立案侦查的,或者被害人认为公安机关对应当立案侦查的案件而不立案侦查,向人民检察院提出的,人民检察院应当要求公安机关说明不立案的理由。人民检察院认为公安机关不立案理由不能成立的,应当通知公安机关立案,公安机关接到通知后应当立案”。在方正县检察院认为公安机关不立案理由成立,不通知公安机关立案的,纪父亦可自行组织证据材料,向方正县人民法院提出刑事自诉,控告相关医生构成医疗事故罪。

  早在2014年10月,《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就指出,行政机关要坚持法定职责必须为、法无授权不可为,勇于负责、敢于担当,坚决纠正不作为、乱作为,坚决克服懒政、怠政,坚决惩处失职、渎职。发生在方正县人民医院的这起案例,医患双方采取协商赔偿本无可非议。但方正县卫生局作为主管部门,在邀请专家研讨,患者家属质疑鉴定结论定性医院方一半责任的情况下,没有严格按照医疗事故处理办法的有关规定,客观公正调查纠纷原因,也未对该起纠纷最终定性,到底是医疗纠纷还是医疗事故?方正县卫生和计划生育局作为卫生主管部门应该出具权威结论性意见,告知医患双方,而不是仅以医疗纠纷为由对当事医生停职、通报等简单处理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