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M
公司团队

为帮藏族农民工讨回血汗钱 常州援藏律师累病

  半个月前,江苏援藏律师朱山突发疾病生命垂危。据了解,今年7月,为了帮藏民讨要被拖欠的工资,援藏期满的朱山主动申请延期1年,继续留在没有律师的桑日县从事法律服务工作。没想到,眼看着手上的案子就要办结,他却倒下了。

  半个月前,江苏援藏律师朱山突发疾病生命垂危。据了解,今年7月,为了帮藏民讨要被拖欠的工资,援藏期满的朱山主动申请延期1年,继续留在没有律师的桑日县从事法律服务工作。没想到,眼看着手上的案子就要办结,他却倒下了。

  朱山病倒后,不少曾受他帮助的藏民心疼落泪,专门赶到医院探望。幸运的是,经过半个月的抢救、治疗,朱山的病情也日趋稳定。现代快报近期也对他的事迹作了连续报道。

  12月12日,已逐渐康复的朱山在医院里接受现代快报记者的采访时表示,西藏的建设需要更多人的参与,“等身体允许了,我一定要再到那里去看看!”

  11月27日下午5时许,正在暂住地加班翻看办案文件的援藏律师朱山突然呼吸急促,随即被送往当地医院抢救。此后不久,朱山病情加重,出现肾脏衰竭,被紧急转往西藏山南市抢救。

  现年45岁的朱山原为重庆巫山人,目前定居常州,是当地一家律师事务所的骨干律师。去年,他申请成为江苏援藏律师,被安排在西藏山南市桑日县从事法律服务工作。

  据了解,因地处偏远,在朱山进驻之前,桑日县没有一个律师。也正因此,朱山进入藏区后很少休息,几乎每天都奔波在工作一线。事发当天是休息日,但朱山一直在处理工作事务,直到病倒前,他还在翻看案件资料。

  作为朱山的同事,江苏常立律师事务所主任张立新向现代快报记者介绍,2015年8月,朱山正式以援藏律师身份抵达西藏桑日县。按照原计划,朱山此次援藏的期限是一年,今年7月就应返回常州。没想到的是,他竟悄悄递交了延长援藏时间的申请。

  张立新介绍,抵达桑日县后,朱山成了那里唯一的律师,政府的事务以及当地居民的法律问题,都要找他办理。

  今年7月,一年志愿援藏期限将近,但朱山接手处理的3起涉及多名藏族农民工工资问题的案件还没有得到明确结果。作为经办律师,他不放心就此返回常州。于是,朱山决定放弃返乡,主动要求再延长一年援藏期限。这件事情,除了相关工作人员,朱山只跟自己的妻子说过,就连老同事张立新,也是在事发后到了西藏才听说的。

  现代快报记者获悉,援藏一年多时间,朱山已办理困难群众法律援助事项20多件,累计为当事人挽回经济损失357.5万元,还参与县政府信访维稳接待40余次。桑日县副县长吴跃中曾向媒体透露,援藏一年多,几乎所有节假日他都没休息。

  “他是为了我们才留下来的啊!”得知朱山病倒,很多曾受他帮助的藏民都心疼得哭了。令藏民感动的是,在援藏期间,遇到家庭条件差的,朱山常常不收费用,一些藏民只好送锦旗表达谢意。

  朱山被转入西藏山南市医院抢救期间,经常有藏民赶来探望,他们都希望朱律师能早日康复。医院ICU主任韦刚也深受感动,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这样的律师让我们特别感动和敬佩,为了让他尽快恢复健康,我们所有的付出都值!”

  同事汤赟昕曾和朱山对面而坐,他告诉现代快报记者,年长的朱山是律所的合伙人之一,办案资历也很深,但他却经常和同事说说笑笑,从不摆架子。

  汤赟昕透露,因为收益较少,民工讨薪、离婚等民事案件很多律师都不愿接。朱山不一样,只要找上门的,他都不会拒绝。“能帮忙的就帮,不能帮的,也会耐心去解释”,有时候他还主动建议当事人通过调解的方式解决问题,为当事人节省开支。

  “他主动提出要去援藏,我当时很是不解,援藏会很辛苦,收入也会降很多。”另一位同事周强回忆,到西藏后的朱山经常在聊天群里分享在那边的见闻,探讨工作中所遇到的问题,“他是真的想要到那边做点事情的,没有想过报酬。”

  据介绍,因为海拔高的原因,很多人到了西藏都不适应,延长一年援藏时间,实际上意味着要承担更大的风险。同事介绍,朱山曾半开玩笑地跟同事们说过:“一定会保质保量完成工作,不给律所以及常州、江苏律协丢脸。”

  据了解,朱山的妻子是一位教师,平时工作比较琐碎繁忙。为分担妻子的压力,每天下午3点半,朱山都会暂时放下手边的工作,赶去接孩子放学,然后再忙着做家务。

  妻子张丽慧向现代快报记者透露,不单单在工作方面上心,在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