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M
公司团队

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协议通常都会被认定有

  杨某于2008年5月24日进入成都某公司处工作,担任结构设计工程师。双方签订了书面动合同,该公司为杨某缴纳了社会保险。2014年12月31日,公司与杨某订立了《终止劳动关系协议》,终止了双方的劳动关系。该协议书明确载明双方同意,离职当月工资及解除劳动合同费用分期发放,待乙方全部履行完毕本协议第2条规定的办理离职手续义务后,甲方向乙方结算当月工资及第一期费用共计21199元,第二期费用根据公司相关规章制度予以结算后发放。该协议第4条约定,本协议本着平等、自愿、协商一致的原则签订,双方确认基于劳动关系存续期间的一切权利义务均已结清,互无纠葛。

  2015年1月5日,公司向杨某支付了第一期费用21199元,其中包含了支付杨某2个月工资作为经济补偿。之后杨某以公司为被申请人向成都市武侯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请求:公司支付解除劳动关系的经济补偿金30995元;为其出具离职证明和解除劳动关系书;支付杨某三个月的失业救济金2940元。该委于2015年8月5日作出裁决,驳回杨某的仲裁请求。庭审中,杨某确认公司按照《终止劳动关系协议》约定,向其支付了第二期费用。

  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第二款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之规定,以及本案现有证据和审理查明的案件事实,杨某并未提交证据证明双方签订的《终止劳动合同关系协议》存在欺诈、显失公平和重大误解、胁迫或者乘人之危的情形。在双方当事人签订该协议后,公司按照协议履行了给付的义务,杨某并按照该协议实际领取了相关费用。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七十一条行为人因对行为的性质、对方当事人、标的物的品种、质量、规格和数量等的错误认识,使行为的后果与自己的意思相悖,并造成较大损失的,可以认定为重大误解及第七十二条一方当事人利用优势或者利用对方没有经验,致使双方的权利义务明显违反公平、等价有偿原则的,可以认定为显失公平,《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十条劳动者与用人单位就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办理相关手续、支付工资报酬、加班费、经济补偿或者赔偿金等达成的协议,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且不存在欺诈、胁迫或者乘人之危情形的,应当认定有效。杨某主张双方签订的《终止劳动合同关系协议》存在显失公平和重大误解的理由不能成立,不予支持。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可以协商在双方终止劳动关系后的权利和义务。由于公司与杨某在终止劳动合同同时对相关费用以及权力和义务进行了约定,并实际按照其约定履行完毕。因此,杨某主张双方签订的协议显失公平和重大误解,系可撤销的协议,公司向其支付经济补偿金的上诉理由,不予支持,判决驳回诉讼请求。

  劳动者与用人单位就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办理相关手续、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协议通常都会被认定有效签署需谨慎支付工资报酬、加班费、经济补偿或者赔偿金等达成的协议,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且不存在欺诈、胁迫或者乘人之危情形的,应当认定有效。

  杨某未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使用的解释》第九十条第二款规定,举证证明与公司签订的《终止劳动合同协议》存在欺诈、显示公平和重大误解、胁迫、乘人之危的情形,杨某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该协议也并未违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十条规定,即未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且公司按照协议约定内容支付了相关费用,杨某也实际领取了相关费用。因此,《终止劳动合同协议》应认定有效。

  律师建议,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协商一致同意解除劳动合同的,应签订内容合法、合理的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对工资、补偿费用等费用的标准、发放时间、工作交接等进行约定,避免出现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被认定为无效或被撤销的情形。

  李律师,北京大学硕士,在诉讼和非诉业务方面均有丰富的实战经验,担任多家企业常年法律顾问,曾担任法务总监多年,近20年法律工作从业经历,因认真、严谨、务实广受委托人好评。

  贾老师,中国科学院硕士,资深人事法务管理专家,为上百家企业提供过人事法务管理咨询服务,曾担任人力资源总监、管理咨询项目总监多年,近20年人力资源管理及人事法务管理工作从业经历,尤其擅长将劳动法与企业管理进行融合、贯通,以给企业和劳动者提供的建议和方案专业、高效著称。

  曲律师,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硕士,从事过多年企业法务和人事法务出版编辑,在非诉业务方面有丰富的实战经验。

  尤律师,从事过新闻和法律编辑工作多年,对劳动法及人事法务管理有深入的研究。